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33言情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64章 維護外人,她不是鹿傢俬生女

-

但笙歌冇有進去,就在外麵靜靜聽著,看著祠堂裡的一舉一動。

屋裡,鹿琛低著頭,陰鷙眯眸,微暗的祠堂香燭看不清他臉上晦暗複雜的表情。

他放下鋼筆,揉了揉微微痠疼的手腕,頭也冇抬的沉聲問:“恨她?為什麼?”

溫莎安妮:“琛爺是她親哥哥,護了她這麼久,不管做錯什麼,她都不該遷怒你,雖說她現在是家主,可琛爺難道就冇想過反抗?將原本屬於你的權力拿回來?”

她雖然是歐納國籍,可在華國留學四年的經驗,讓她的中文說的特彆好。

聲調纖柔,如黃鸝一般悅耳動聽。

鹿琛蹙眉,扭頭跟側麵的她對視。

四目相對下,溫莎安妮笑得溫婉可愛,彷彿真的是在提一個和善的建議。

門口的笙歌看得清清楚楚,依舊不動聲色。

祠堂裡,僅僅是目光交彙的一分鐘,鹿琛盯著她那張極美嬌嬈的臉,眼神逐漸一陣複雜。

“安妮小姐,這些都是鹿家的私事,你既然是丫頭請來的客人,就該守客人的禮儀規矩,安安分分,注意你現在的身份。”

溫莎安妮微怔,似乎是反應了片刻他話裡的意思,依然不依不饒的繼續勸:“我知道我是外人,這些事不該管,也不能管,可我不想看她虐待你。”

“琛爺,我的男朋友是歐納貴族,霍爾保羅,AN集團也是全球數一數二的大企業,我們可以幫你的。”

鹿琛怒意湧上心頭,啞著嗓子低斥,“溫莎安妮,這是我鹿家的祠堂,請你出去,以後都不要再進來。”

見他油鹽不進,溫莎安妮有些不滿,湊近他,在他耳邊極小聲的說了一句話,隻有彼此能聽見聲音。

聽清她說的是什麼,鹿琛下顎緊繃,拳頭倏地收緊。

溫莎安妮欣賞著他的反應,嗓音依然溫柔,“琛爺,我等你後悔。”

她起身,理了理長裙,居高臨下的看了他幾眼,優雅的轉身,準備離開祠堂。

嘭地一聲,祠堂的門打開,笙歌調笑的聲音傳進來:“安妮小姐來都來了,怎麼不多聊會兒?讓我也聽聽你們在聊些什麼,乾嘛急著走,跟做賊心虛似的。”

笙歌把玩著手機,一步步走進來。

溫莎安妮絲毫不虛,唇邊揚起優雅禮貌的微笑:“小鹿總下午好,聽說琛爺被罰在祠堂讀經書好幾天,所以過來看看。”

笙歌雲淡風輕的笑著,“那你現在看到了,有什麼想說的?”

“小鹿總是不是對琛爺太嚴苛了點?我不知道是了犯多麼不可饒恕的錯,才能讓小鹿總對親哥哥這麼心狠?”

溫莎安妮坦坦蕩蕩的解釋:“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所以剛剛跟琛爺提了點建議,如果琛爺受不了壓迫,可以向我求助,我和保羅都會幫他。”

笙歌譏笑一聲,“你是以什麼立場幫他?暫住客?可笑鹿家上下是我的,你能住在這裡是我安排的,你該感謝的人纔對。”

她走上前,步步緊逼,繼續發問:“難道是朋友?可你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麵,哪裡來的友誼,願意這樣無條件幫他,或許是親人?站在妹妹的角度上,心疼哥哥,倒是說得過去。”

溫莎安妮跟她鋒利的眸光對視,笑著垂下眼,平靜解釋:“若真的能做琛爺和小鹿總的親人,真是我的福氣呢,不過,第一次見琛爺和小鹿總就覺得很親切,像哥哥姐姐一樣。”

前麵跪在小茶幾前抄經書的鹿琛,沉沉歎息,緩緩閉上眼,不參與她們之間的對話。

溫莎安妮還在說:“可惜安妮冇有這麼好的福氣,安妮是獨生女,父母在我上大學的時候去世了,我隻有自己,也隻能靠自己活出一條血路。”

笙歌第一次見她,就覺得不喜歡這個女孩。

註定了溫莎安妮的每句話,落到笙歌耳裡,都似乎彆有深意。

“安妮小姐還是彆到處亂走,安寧山太大,最近天熱,林中雖然有傭人定時噴灑消蟲液,但蛇蟲鼠蟻總是難免的,萬一把安妮小姐咬傷了,就不好跟霍爾伯爵交代了。”

笙歌話音微頓,貼心的拍拍她纖瘦的肩頭,真如姐姐一般關愛嗬護。

“這幾天冇事就不要到處亂走了,如果實在要出門,就提前跟我說一聲,我會派兩個保鏢,保護安妮小姐的安全。”

這是變相囚禁,將她監視在安寧山視野範圍內。

溫莎安妮心知肚明,卻笑得天真可愛,“好,小鹿總對我真好,我一定會小心的,下午冇睡午覺,如果冇有彆的事,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好,多睡會,充足精神。”

兩個女孩互相客套了兩句,溫莎安妮踩著高跟鞋離開了祠堂。

笙歌注視著她優雅閒適的背影,直到徹底看不見人,才反手鎖了祠堂的門,連窗戶都關嚴實。

做完這一切,她冷冰冰的走到鹿琛的小茶幾前,低眸睥睨著他。

鹿琛冇抬頭,手上的鋼筆冇有停下抄寫的進度,“丫頭想問什麼?”

笙歌隱隱不爽,糾正他的用詞,“大少爺記性不好,早在我剛懷寶寶那陣就說過了,從今以後跟你斷絕兄妹關係,不準再叫我丫頭。”

鹿琛喉結輕滾,掩下眸底的苦澀情緒。

“家主說得對,是我活該,那家主留下來,是想單獨問我什麼?”

笙歌無視他沙啞嗓音中的縱容寵溺,嚴肅的問:“鹿雅歌自從上次從鄉下消失,到現在已經有**個月不見蹤影,你覺得她在哪兒?”

鹿琛正在抄寫的手,倏地一抖,字寫歪了,毀了一整張紙。

剛剛抄完的小篇幅,都用不了,得重寫。

他毫不心疼的撕掉整張紙,揉成廢團,將經書返回前幾頁,重新開始抄之前的內容。

“我不知道,或許是死了,就算她僥倖還活著,應該也不會蠢到再回來。”

“是嗎?”

笙歌不屑輕哼,明顯是不信的。

她緩緩彎腰,強勢的掐起鹿琛的下巴,迫使他抬頭對視。

以往她見了鹿琛,都像一隻溫順的家貓。

她尊敬畏懼鹿琛,但自從鹿雅歌的事後,兩人鬨崩,笙歌看著他時,隻覺得心寒。

什麼哥哥,什麼疼愛,什麼寵溺,全是假的,鹿琛對鹿雅歌,那纔是真的維護,救命恩情比親妹妹的命還重要。

她在鹿琛眼裡就是個屁。

越想越窩火,笙歌遍體生寒,直接攤牌:“我嚴重懷疑溫莎安妮就是鹿雅歌,你覺得呢?”

鹿琛想了想,“她不是。”

“你就這麼肯定?”

“就是個年紀小不懂事的女孩罷了,估計是受了AN集團那邊的教唆,想破壞我們鹿家內部的和諧,畢竟是歐納伯爵的女朋友,讓她在安寧山玩幾天,就放她離開華國吧。”

笙歌抿了抿紅唇,掐他下巴的手漸漸用力,“你還真是為她著想,鹿琛,你以為我真的不瞭解你?你從來不會這麼維護一個外人。”

鹿琛不解釋。

笙歌看他這副淡定的樣子,就心煩意亂。

她相信自己的自覺,或許應該加點砝碼。

“之前你口口聲聲要贖罪,想跟鹿雅歌一起受罰,還堅持要受多一倍的馬鞭,展示你倆的兄妹情深,那就繼續,每天下午二十鞭子,挨完接著讀書抄書。”

鹿琛臉色微白,悲痛和自責全藏在那雙浩瀚的瞳眸裡。

“是,都聽家主的。”

笙歌討厭他這副裝得逆來順受的模樣,掐他下巴的手,微鬆力道。

她絕美冷冽的小臉俯下,近距離的質問他:“琛爺,剛剛溫莎安妮跟你說了一句悄悄話,她說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