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33言情 > 玄幻 > 飄在大唐 > 第198章 千葉公主(1)

飄在大唐 第198章 千葉公主(1)

作者:飛刀朵朵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5:56

-

正文

第198章

千葉公主(1)

()

()()

()第

208

千葉公主

西天王見楊悅發呆,也走過去看。//

那幅壁畫是嫁娶的組圖。前麵繪的是一箇中原女子出嫁,突厥可汗迎親,還有一些中原女子在大漠生活的畫麵。最後那幅畫中又多出一箇中原女子,原來的那箇中原女子坐在突厥可汗的身邊,多出來的中原女子看上去十分年輕,站在二人麵前,似是正在述說什麼。[bsp而楊悅目光盯向的正是站著的那位中原女子。

西天王笑道:“這女子看上去怎麼跟公主有幾份相像?”

“不是跟我相像,而是跟我認識的一個人有幾份相像。”楊悅笑道。一直以來,西天王跟她時常鬥嘴開玩笑,以為他又在說笑。

西天王卻搖了搖頭,認真說道:“屬下不是說笑,她真的與公主有幾份相像。”

“那裡相像?”楊悅搖頭問道。

“公主,你看她的眉毛與額頭,不正是與公主一模一樣?”西天王說道。

“哈,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點像。”楊悅轉了轉眼珠,突然笑道,“不過,要我說西天王跟她也有幾分相似。”

“怎會跟我相似?”西天王詫道。

“她長了一個鼻子兩隻眼睛,天王不也是一隻鼻子兩隻眼睛,這難道不是最大的相似?”楊悅哈哈大笑。

西天王也不由嗬嗬大笑。見她不信,隻好無奈地搖頭。

突然,西天王停了笑聲,說道:“屬下明白了,這位坐在可汗身邊的女子,定然是位和親的公主。難道是隋代和親突厥的義成公主?這座墓冇準是啟民可汗的墓。”

“不是。”一聲蒼白無力的歎息傳來。

不知什麼時候,龍比格已走到了二人身邊,眼光在楊悅與畫上站著的那位女子身上,不住轉換,正在仔細觀察,似是對西天王的話信以為真,以為楊悅跟那個女子果真有幾分相像。

楊悅與西天王轉過頭去,奇道:“不是義成公主,又會是誰?”

“坐著的這位是千金公主,站著的是千葉公主。”龍比格幽幽地說道,似是有無限心事。

“千金公主?”楊悅訝道,“千金公主是誰?千葉公主又是誰。”

西天王在一旁解釋道:“千金公主是北周的公主,也是和親到了突厥。看來這裡定然是沙缽略可汗的墓。”

龍比格點了點頭,冇有出聲。

“千金公主,宇文芳?”楊悅脫口說道。

龍比格眼中一亮,盯著楊悅,問道:“公主知道她?”

對於千金公主和親的真實曆史,楊悅雖不甚瞭解,但在後世看的小說中有不少提到過她。如果說“千金公主”,楊悅可能一時想不到是誰,但北周和親的公主宇文芳她卻知道。

“我隻知道她是北周武帝的公主,被選派到突厥和親,具體情況卻不知道了,聽說是個詩詞極佳的才女。”楊悅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

“據我所知,千金公主並非北周武帝之女,而是武帝之弟宇文招之女,因為和親才封為公主。”西天王在一旁糾正道。

“天王說得不錯,千金公主是北周武帝的侄女。帝王家何時又肯選派自己的親生女兒去和親。漢代的王昭君如是,千金公主如是,隋代的義成公主如是,便是大唐的文成公主也非唐王之女……”龍比格黯然說道,一時又有些發呆,似是有無限心事無處述說。

“不過,我到是聽說,這位千金公主對於隋文帝奪了北周帝業,一直耿耿於懷,時刻記著國恨家仇。”楊悅想起在小說中看到過宇文芳姐妹三人複仇的故事,不由笑道。

西天王點頭道:“這位千金公主的確也是女中豪傑,曾鼓動沙體略可汗舉兵南下,為北周複仇。可惜天不作美,戰敗了不說,又趕上了草原千年不遇的雪災,凍死牛羊無數。引起草原部族叛變。千金公主迫於無奈,不得不上書大隋,請改性為楊,做了楊堅義女,與大隋和好。隋文帝因此還派了當時還是晉王的煬帝,助沙缽略可汗平叛。”

國恨家仇不能得報,反要認賊作父,情何以堪。想來這位千金公主定然十分抑鬱

楊悅不由點頭歎道:“想來這位千金公主定是以大局為重,先助丈夫穩固勢力,冀以日後再戰。能有這種眼光與胸襟,作到這一點,實在稱得上是能屈能伸的女中丈夫。”

龍比格再次看向楊悅,眼圈突然一紅,定了定神,忽然說道:“請公主跟我到這邊來。”

楊悅與西天王對望一眼,跟在龍比格身後。

三人又回到剛纔的方室。龍比格這次徑直走到眼放金光的狼頭前麵,將手伸到狼頭口中,左麵牆上打開一道門。

門內跟剛纔沙缽略可汗的墓室一樣,十分巨大,不過並非圓型,而是長方型的大殿。殿中也冇有棺槨,不像墓室,更像是一個書房。各種玉玩器具,書畫紙硯應有儘有。不像死人所居,到像活人的住所。

甚至還有半展開的畫軸,似是冇有寫完一般。更顯眼的卻是一幅屏風。那屏風乃是用美玉做成,鑲嵌了琉璃金石,弦彩奪目,異常十分華麗。

龍比格並不多言,徑直走到一個類似神龕的地方,拜倒在地。不過,那神龕上並冇有神靈。隻有兩個圓乎乎的鐵罐子放在上麵。

楊悅突然想起龍比格剛纔似乎也背了這樣一個東西,不知那裡麵放了什麼。

正詫異間,見龍比格緩緩站起身來,將身上背的鐵罐子小心地拿了下來,將鐵罐恭恭敬敬地放到那兩個鐵罐旁,三個鐵罐竟然一模一樣。

楊悅有點糊塗起來,難道那鐵罐裡麵裝的是千金公主的骨灰?可為何分成了三份?

龍比格再次緩緩拜倒,竟然輕輕地抽泣起來。

楊悅有心相勸,卻一頭霧水,不知如何勸起,便不去打擾她。

見西天王正站在玉屏風前,低聲沉吟。走過去,見那屏風上麵還寫著一首詩:“盛衰等朝暮,世道若浮萍。榮華實難守,池台終自平。富貴今何在?空事寫丹青。杯酒恒無樂,絃歌詎有聲餘本皇家子,漂流入虜廷。一朝睹成敗,懷抱忽縱橫。古來共如此,非我獨申名。惟有明君曲,偏傷遠嫁情。”

楊悅細細念來,知道定是千金公主所作。感懷其身世心境,不由婉轉哀傷。

“‘一朝睹成敗,懷抱忽縱橫’,此句可見其所受‘內傷’之重。果真是少見的才女。”楊悅點頭讚歎。

西天王點頭道:“當年千金公主的生身父親,因為反對隋文帝而被殺,千金公主身懷血仇,迫於形勢,卻不得不拜文帝為義父。心中感傷可想而知。更況她本是一代才女,在虜廷難得知己。想來孤獨鬱悶難以譴懷,纔會……”

“纔會什麼?”楊悅見西天王說了半截,突然打住,不由好奇地問道。

西天王搖了搖頭,默然不語。

“那是有人故意陷害千金公主,千金公主雖在突厥,受的卻是中原文化,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兒來。我聽母親說過,那個姓安的不過是隋人的奸細。故意使離間計,都藍可汗纔會……殺了她。”突然,龍比格介麵,憤然說道。

她的雙眼通紅,牙齒緊咬住嘴唇,身體微微擅動,顯然是怒不可支。

“都藍可汗又是誰?他為何要殺千金公主?沙缽略可汗在作什麼,難道坐視千金公主被殺?”楊悅奇道。

西天王看了看龍比格,說道:“都藍可汗是沙缽略可汗的兒子,沙缽略可汗當時已死,千金公主從胡俗,嫁給了都藍可汗為可敦。千金可汗當時不過二十來歲,都藍可汗自然也十分喜歡她。隻是可惜……”

西天王搖頭說不下去。

龍比格卻憤然叫道:“可惜什麼?可惜北周已亡,千金公主再不是尊貴的公主。那個隋天子雖然認她為義女,可什麼時候真正信任過她。先是這個玉屏風,名義上隋天子似是好意,可實則用心叵測。他滅了陳國,卻將陳後主的玉屏風送給千金公主以自誇。就因為千金公主感懷心事,寫下這首詩,他得知後,便奪了她公主的封號。又多次派人來試探。先是派了個楊欽,後又是安遂家,這些隋人冇有一個好東西”

龍比格越說越怒:“千金公主一但冇了公主封號,在這大漠之中原也隻剩自生自滅。可是隋天子還是不放過她。另想出一條毒計,說要另嫁一位公主給都藍可汗,條件是先要將千金公主殺死……”

說到此,龍比格早已是盈盈淚下,幾乎哽咽地說不下去。

“都藍可汗這斯恁得太無情無義難道為了應娶一個新公主,當真殺了千金公主不成?”楊悅不由大怒。

情況十分明瞭,想來一個亡國公主,如何敵得上一個強大的隋國真正的公主。這個都藍可汗,定是想應娶隋朝的公主,纔會殺了千金公主。隋天子出計,不過是一種政治手段而矣。而都藍殺妻卻當真是冇有半點情義可言。

見楊悅如此說,龍比格反而怔了一下,諾諾地說道:“都藍可汗十分寵愛千金公主,原本不會殺她,不過隋天子的計謀太過歹毒……”

楊悅搖頭道:“隋天子設計不過是慣用的政治手腕而矣,都藍可汗的選擇纔是真正的無情無義”

龍比格咬了咬牙,說道:“都藍可汗原本捨不得殺千金公主,可是他聽了小人讒言,說千金公主與……人私通,憤怒之下才殺了千金公主。”

說到與人私通,龍比格越說聲音越小,過了片刻,突然又恨恨地說道,“那個安遂家定是隋人使得奸計,故意yin*……”

原來如此楊悅終於明白了。突然想起後世人似乎杜撰過相關的故事。還說那個安遂家原本姓長孫,本是奉旨yin*千金公主,冇想到真的愛上她……

“唉,千年的愛恨糾葛,如何說得清楚。”楊悅暗歎一聲,心中索然。

見龍比格臉上陰情不定,一會兒紅一會白,似是十分尷尬。便轉開話題說道:“想來這位千葉公主定是千金公主的妹子”

楊悅伸手一指,指向身邊一張畫捲上的少女。這個方室之中,有不少千葉公主的畫像。有的是一個人,有的是與千金公主一起……仔細看了,越看那千葉公主越跟武照相像。心中疑惑更甚。

208

千葉公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